几位在申鑫效力的球员也让萧觉得:很有特点-偏关新闻
点击关闭

球迷球员-几位在申鑫效力的球员也让萧觉得:很有特点-偏关新闻

  • 时间:

沈月方否认恋情

目前,蕭已經提交了入籍所需要所有的材料,剩下的事便是耐心等待。他和布朗寧的情況一樣,都有代表其他國家參加國際青年比賽的經歷,因此,二人是否能代表國足征戰還需要視恆大聘請的歐洲律師團隊與FIFA的交涉結果而定。儘管存在很多不確定性,但蕭對未來還是充滿了期待,他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和中國隊一起創造些新的奇迹。

8月21日訊 日前據滬媒《東方體育日報》透露,羅伯托-蕭初能否代表國足出戰需要等待恆大的律師團隊和國際足聯的交涉結果,而蕭初本人則表態願意成為中國人。

(編輯:姚凡)

來到中國已經半年有餘,蕭基本適應了上海的生活。「踢球方面我沒有擔心過。在訓練中我會全力表現自己,我也相信自己的能力。」蕭說,他之前最大的顧慮在生活層面。對於大多數初次離家的年輕人來說,飲食習慣往往是最難在短時間內改變的。好在蕭的父母目前也隨他一同居住在位於新天地附近的公寓里,有時候會為他準備一些秘魯的食物,讓他解一解「思鄉之愁」。「中國菜我品嘗了不少,很多都挺喜歡的。」談到了吃,蕭笑了起來,眼睛亮晶晶的,「我最喜歡吃火鍋。」

「差點成網球手,中國球迷很文明」

感嘆中國科技發達,得到家人和朋友的支持,「爺爺給我開了一扇門」。

對於學中文,蕭有着極大的熱情,偶爾還能看到他在訓練或是賽前見縫插針地向身邊人請教某些詞彙的念法。有天剛訓練完,蕭就在場邊讓翻譯糾正起了自己的漢語讀音。「你叫『蕭Toto』(身邊人都親切地稱呼他「Toto」),不是』小Toto』,」翻譯耐心地解釋道,「』蕭』是你的姓,『小』代表……」蕭從善如流,在一旁乖乖地照着念,一遍又一遍,最後終於分清了兩個字的區別。

和大多數20歲上下的年輕人一樣,蕭很喜歡在社交媒體上曬自己的生活動態,其中有夜遊上海的留影,也不乏一些輕鬆搞怪的日常。偶爾,蕭會想念自己在秘魯的一幫鐵哥們兒。受限制于語言問題,他在中國相處最久的朋友,是司機和翻譯,社交圈子還有相當大的拓展空間。自己的孩子能有好姻緣,是天下父母共同的期許。蕭的母親希望他可以找到一個能照顧他的中國女孩,因為蕭把幾乎全部的心思放在了足球上,生活中反而沒有太多自己的想法。至於蕭本人,當問起個人問題,他有些靦腆地笑了起來,反覆提到了「緣分」二字,「這個東西不能刻意去找,現在緣分還沒到,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蕭承認,如果有個合適的中國女孩走到了他的身邊,他是願意去接受的,「最好她能講點西班牙語。」

當面對陌生人,蕭的態度總是陽光大方又謙遜有禮,他會主動和所有人打招呼,臉上始終掛着燦爛的笑容。每當有球迷來找他合影,他都熱情地應允,來者不拒。有回賽前,一個七八歲的小姑娘躲在自己父親的身後,害羞地不敢上前合照,蕭見狀馬上招手邀她到身邊來,俯下身子安撫她不要害怕。拍完照,小姑娘仰起頭,滿臉困惑地問她父親,「為什麼這個外國人長得這麼像中國人?」不知道如果蕭聽得懂,他會作何解釋呢?

來到中國之後,蕭才意識到聽別人說和自己親身經歷是兩種完全不一樣的感受,他發出了所有初到中國的遊子都會有的感嘆,「生活環境相當不錯,交通也非常發達,最重要的是科技方面,尤其微信支付,「這一塊,太方便了,在別的國家不敢想象。」

「我近期的目標還是先適應好中國的生活,在各方面繼續提高自己。」蕭說,「等回到恆大之後,我希望能爭取到一個自己的位置,這才是當下最現實的問題。」

「如果我爺爺能看到我能重新回到中國,加入中國國籍,成為中國人,甚至還可能代表中國國家隊出戰比賽,那他一定會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蕭的神情認真了起來,雖然沒有和自己的爺爺共同生活過,但這位長輩在他的心中始終有着極為重要的地位,因此當中國的俱樂部找上門來,他心裏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自己的爺爺,「就像給我打開了另一扇門。我的家人、朋友都很支持我來中國闖一闖,成為真正中國人。」從蕭家祖宅到廣州市區,開車不過兩個小時,這也讓蕭覺得非常親切。

期待成為新「艾克森」,但入籍還需更多耐心

近日,另一位恆大球員埃爾克森(中文名艾克森)已經完成了歸化手續,成為了中國歷史上首位無血緣的歸化球員,並且入選了里皮的新一期國足大名單。蕭很期待自己也能成為國家隊的一員,「既然能被歸化,說明他們在中國的時間很長了,對中國很認可、很喜歡,同時也有能力為中國國家隊做出貢獻。」他還提到在秘魯也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他就遇到過因為喜歡秘魯而選擇入籍的隊友。今年的美洲杯,秘魯國家隊爆冷擊敗上屆冠軍智利,時隔44年再度挺進了決賽。看着自己昔日的隊友們重鑄光輝,蕭也由衷地為他們驕傲。

來中國之前,蕭對這片和自己有着莫大關聯的土地並沒有太多了解,他對中國的印象停留在自己的中國血統、一位長着一張「中國臉」的叔叔,以及視頻里的爺爺。

讓蕭有些意外的是,中國的足球氛圍比他想象的要好得多,「中國的球迷相對來說更文明一點。」過去的半年,他現場觀看了兩場中超比賽,一場是申城德比,一場是申花主場迎戰恆大。一如每個初次來到虹口足球場的觀眾,蕭也被申花魔鬼主場的氛圍所震撼,當看到恆大進球,他甚至沒敢吶喊出聲,只是在心裏默默慶祝。作為被恆大外租的球員,蕭表示:「很遺憾,到現在還沒去過廣州主場看球。」自從聽說恆大主場氛圍極佳,場場爆滿,蕭便對天河體育場無比嚮往,「我從視頻里看過恆大主場是什麼樣的,我覺得和秘魯體育大學很像,都有着最大的球迷基礎。」

相關閱讀:千里尋根,羅伯托-蕭初的家人回中山認祖尋親

蕭的運動生涯,其實是從打網球開始的。作為一位狂熱的網球愛好者,蕭的父親一度想把自己的兒子培養成一位職業網球選手。在父親的影響下,還是個小不點的蕭拿起了沉甸甸的網球拍,但很快,他發現自己的興趣不在手,用腳踢球的時候他才是真正快樂的,「後來我就去嘗試足球,一直堅持到了現在。」

據報道,7月初,蕭初的父母和姐姐去了回廣東,拜訪了位於中山市大涌鎮的蕭家祠堂和自家祖宅。由於需要隨隊訓練和比賽,蕭並沒有跟隨他們一道尋根。此番回鄉,蕭的家人期待了很久,鄉親們熱情的招待,讓他們多少有些受寵若驚。閑置了百余年的祖宅如今早已荒廢,蕭的母親卻依然被淳樸的鄉村環境深深吸引,想要找機會留下來多生活一段時間。聽到家人如此高的評價,蕭對這片從未踏足的故土也多了幾分嚮往,「這次沒有辦法去,以後有機會我肯定要回去看看。」

8歲那年,蕭正式踏上了自己的足球之路。八年之後,16歲的蕭與秘魯體育大學簽下了人生第一份職業合同,「我們全家人都是秘魯體育大學的球迷。我想都不敢想可以有一天接到俱樂部的電話,叫我過去簽合同,成為一線隊員。」過了這麼多年再去回憶當時的感受,蕭依然難以用語言描繪,「從球迷到隊友,這種心情沒法表述。」

在年初跟着廣州恆大隊訓練的時候,有很多中國球員給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很多人能力都很強。」經過半年多的相處,幾位在申鑫效力的球員也讓蕭覺得很有特點,「因為這些球員都挺年輕的,現在球隊又經歷了一些困難,可能很多時候他們沒法表現自己。」

在與恆大接觸之前,蕭對中國足球知之甚少。「後來我了解了恆大俱樂部的歷史,包括七連冠的偉業和創造的各種紀錄。」蕭感慨道,「真的是一家特別偉大的俱樂部。」如今雖然身在上海,只要有時間,蕭就會打開恆大的比賽視頻來看。

當然,要告別熟悉的生活和所有的朋友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做出來中國踢球的決定,對蕭來說是艱難的,不論是職業前景還是歸化入籍,在最初都充滿了不確定性。「俱樂部會找過來,是對我的一種信任,對我能力的認可。」蕭說,這樣的想法讓他最終下定了決心。

作為秘魯國內最受歡迎的俱樂部,秘魯體育大學拿過26次秘超冠軍,數量遠超其他球會,同時也是首支闖入南美解放者杯決賽的秘魯俱樂部。在大學隊效力的六年間,蕭一共出場126次,打入了八粒進球。南美人的熱情奔放舉世皆知。在足球氛圍濃厚的秘魯,瘋狂的球迷不在少數,有些時候甚至會做出一些讓比賽中斷的舉動。「在秘魯可能會出現一些球迷在看台上集體辱罵的現象,有時候比較極端。」蕭說,「但是每場比賽看到這麼多球迷來吶喊助威,讓我非常激動。」

吃的問題是解決了,語言關依然還要慢慢摸索。「我不會講廣東話,不知道是怎麼開始傳我能用廣東話交流的。」蕭有些不好意思,「不過因為我爺爺是廣東人,講廣東話,所以我也想學一下,希望能和當地人進行交流。」目前,蕭已經開始學習中文,掌握了諸如「你好」、「最近怎麼樣」之類的一些簡單日常用語,以及「腳下」、「身後」等等球場詞彙。

擇偶看緣分,蕭媽媽偏愛中國媳婦熟悉蕭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位活潑開朗的年輕人,可以和所有人成為朋友。在申鑫,他早就衝破了語言的屏障,與每一位球員都關係甚好。在朝夕相處的翻譯眼裡,蕭很愛開玩笑,一旦熟絡起來,他是個很健談的人。

今日关键词:梁超何雯娜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