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性穿衣自由难道是舆论给的吗-鹤峰新闻网
点击关闭

文章女孩-中国女性穿衣自由难道是舆论给的吗-鹤峰新闻网

  • 时间:

知乎上线直播功能

前段時間,一篇名為《祝中國女孩早日穿衣自由》的公眾號推文引起了軒然大波。標題一個「祝」字,言外之意就是中國女生缺少穿衣自由。事實真是如此嗎?作為一個中國姑娘,我實在不敢苟同。

除此之外,推文還存在多處邏輯混亂問題。按照作者的推導理論,輿論環境差了,中國女孩穿衣就不自由了;輿論環境好了,中國女孩穿衣才能獲得自由。到頭來,中國女性穿衣自由難道是輿論給的嗎?他者的言論評說和中國女孩穿衣有無自由之間根本不存在邏輯鏈的上下關聯。此外,作者還以「What were you wearing(被性侵時你都穿着什麼)?」展覽來證明「不穿性感衣服也會被性侵」,憤然反對蕩婦羞辱。蕩婦羞辱當然錯誤,可是,「被侵犯的人大多穿衣不性感」,難道可以推出「穿衣性感不會增加被侵犯的概率」這一結論嗎?這不過是牽強附會地把女性穿衣自由平地拔高到了反對受害者有罪論層面。推文看似言之鑿鑿地例舉了多個例證來烘托氣氛渲染情緒,和「穿衣自由」卻沒有任何實質上的關係,根本無法自圓其說。

如何判定中國女孩是否真的缺少穿衣自由呢?在我國,非特定人群的衣着,沒有被任何法律行文作出限定,更沒有社會的統一標準強制規定。這就是事實上的穿衣自由,毋庸置疑。至於推文舉出自己穿衣被指點以及女星熱扎依因低胸弔帶上熱搜的例子,也無法說明穿衣自由的不成立——在審美多元保守程度不一的社會中,女性可以頂着詬病選擇自己着裝,這不反而正是中國姑娘穿衣自由實現的印證嗎?讓作者耿耿於懷的穿衣自由,其實早已實現。真正讓她誤以為中國女孩穿衣不自由的,是來自他者的凝視。但就如同福柯所描述的「社會規訓」,作為社會生活中活躍的一分子,誰人背後無人說?一個男性選擇撐遮陽傘或者穿粉色弔帶衫走在街上也可能引人側目,女權運動創始人波伏娃的誕生地法國也會因為女議員 Aurore Bergé 穿低胸短裙上節目而爭論不休。來自他者的凝視本就無可避免,這根本無關性別國籍。作者一方面在文中鼓勵姑娘們無視外界聲音大胆做自己,另一方面卻自相矛盾太過在意他人凝視和指點。如此導致的「穿衣不自由」,只能說是一種自我禁錮。

其實我們缺的,從來不是穿衣自由,而是足夠理智不會被輕易煽動的神經,以及足夠強大能夠心平氣和應對外界凝視的內心。從感性宣洩走向理性思考,從他者凝視轉向凝視自我。學會正視內心訴求找到最能凸顯個人魅力的穿衣風格,也學會對他人關於自己着裝的出言不遜一笑置之,相信有一天,所有人都能真真切切感受到這份穿衣自由。

不精準的概念和不完善的邏輯證明、缺少社會調查和專業文獻的支持……這樣一篇推文能在朋友圈瘋轉,依靠的是文章的情緒煽動性,這點在烏煙瘴氣的評論區可見一斑。小編為了佔據道德和輿論高地,摺疊了部分理性辯證的中肯言論,選擇了最能挑逗神經的無腦評論置頂,並對此以毫不猶豫的髒話予以回擊勾起罵戰,使得輿論空氣被極化為一方對另一方的完全壓制。如此一來,本意是宣揚性別平等的文章反而強化了性別分裂,把對於穿衣自由的討論偏離到了關於性別對立的口水戰,這顯然不是理性探討應有的姿態。轉發這篇文章的人,與其說是在呼喚穿衣自由,不如說他們只是未經理性分析就被情緒化言論所煽動罷了。

——本文系紅網第五屆全國大學生「評論之星」選拔賽參賽作品

文/曹璇(華中師範大學)來源:紅網作者:曹璇編輯:田德政本文為紅網原創文章,轉載請附上原文出處鏈接和本聲明。

整片文章的論點首先就有問題,它把自由概念理解得太過狹隘了。作者認為,因為中國女性的穿着總是「被長輩、伴侶,甚至毫無瓜葛的陌生群體所指點」,所以中國女孩沒有穿衣自由。可是這種來自別人的打量和指點,哪怕是某些極端的侮辱性言論,都只能稱作一種干預,上綱上線到剝奪自由的層面,未免言過其實。作者沒有意識到,自由是雙向的。她不該孤立地在面對正面反饋時談自由,卻在面對負面反饋時談限制。況且哪怕是讚美目光之類的正面評價,其實也會讓人因心理滿足不自覺順應某種穿衣風格或選擇,形成一種隱性的干預。按照推文對自由的定義,難道我們要杜絕一切對於穿着的評論性言說才能實現中國女性穿衣自由嗎?這顯然並不現實。

今日关键词:火星探测器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