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岸市场美元/人民币各个期限的期权隐含波动率走低-东兴新闻
点击关闭

美元预期-离岸市场美元/人民币各个期限的期权隐含波动率走低-东兴新闻

  • 时间:

杨洪武因心梗逝世

上周以來,美元指數自一周高點回落至96附近,因為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從2.15%的周內高點跌至2.04%,美聯儲的降息前景重挫美元,美元多頭正在努力「療傷」中。這也使得人民幣空頭難以採取行動。「隨着上周人民幣即期匯價繼續在窄區間內波動,隱含波動率進一步全線下跌,尤以短期限跌幅更為顯著。中國通脹、進出口、社融等宏觀基本面穩定,我們認為,在缺乏實際波動基礎的情況下,短期隱含波動率可能進一步降低。」交通銀行(601328)金融市場部提及。

此外,7月18日外管局公布的數據顯示,6月銀行代客結匯8959億元人民幣,售匯10274億元人民幣,結售匯逆差1314億元人民幣,創去年底以來最高。「但主要原因是年中利潤分配、工資支付及暑期旅遊等季節性因素帶來購匯上升,結匯下降。」交銀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劉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下半年有利於跨境資金流動穩定的因素依然比較多,一是美國經濟下半年可能加速放緩、降息預期持續;二來中國金融市場開放度進一步提高,外資仍有望持續流入中國股、債市場。

「不過,事實上,進入6月下旬后,企業客戶還是有不少結匯的動作。」某股份行對公業務部人士對記者提及。

周艾琳一到7月,外資機構交易員紛紛開始休假,市場波動率也像往年同期一樣不斷走低。但令人驚訝的是,離岸人民幣對美元期權隱含波動率日前創下了2015年8月以來的新低。

下半年,資本項下的資金流入也有望持續。摩根大通預計,中國債券被納入全球三大主要固定收益基準指數,將帶來高達2500億到3000億美元的資金流入;MSCI將A股的納入因子擴至20%后,預計也將吸引800億美元資金流入。目前,外資還出現「錯峰」配置中國股、債的現象。數據顯示,2月至5月,滬深港通北向資金的凈買入量一路下跌,至5月降至-536.7億元。但同期,債券通的國際投資者凈買入量卻大幅增加,並在5月達到了522.4億元。

進入7月,市場情緒明顯有好轉。機構普遍認為,下半年跨境資金流動有望保持總體穩定。外管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在7月18日的發佈會上表示,當前中美經貿摩擦對跨境資金流動的影響總體可控,市場主體的情緒和行為更加理性、平穩,對人民幣的貶值預期較去年下半年也有降低。

人民幣溫和走升7月18日,美元/人民幣官方收盤價報6.8749,美元/離岸人民幣交易在6.88附近。多位交易員對記者表示,近期人民幣中間價與模型預測的點位基本吻合,逆周期因子調節幅度顯著下降。

劉健分析稱,上半年結售匯形勢明顯好轉,但結匯率總體較低。購匯率為66.8%,較2018年下半年小幅下降0.3個百分點;結匯率也較低,僅為64%,較去年下半年下降0.9個百分點。結匯率持續偏低,一定程度上反映市場對人民幣匯率企穩回升的可持續性依然存在疑慮。

6月超出預期的美國非農就業數據,一度使各界對7月底美聯儲降息預期大降(降息50bp預期幾乎歸零,降息25bp的概率仍接近100%),早前過度自信的市場大幅回調。不過,7月10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明確表示,6月數據並不改變中長期貿易不確定性、全球經濟增速下行的挑戰。各界由此預計7月美聯儲將採取降息的行動。

當前,無論是外部環境,還是月底的美聯儲降息幅度,都仍存不確定性。「市場又進入了一種毫無頭緒的情況中,交易員都在等待下一個方向,但基本上人民幣貶值預期很有限,近期客戶結匯的行為也不在少數。」某中資大行交易員對記者表示。

當然,非農數據和零售數據並不能展現經濟全貌,美國經濟高頻數據頻繁指向增長放緩,尤其是美聯儲最關心的核心通脹持續疲軟,5月通脹和核心通脹分別為1.5%和1.6%。「我們不只看一個數據,過去以來,例如製造業等數據都非常疲軟,雖然就業報告很好,這是個好消息;但貿易不確定性和全球增長放緩的壓力都仍然存在。」鮑威爾稱。

摩根資管亞洲首席市場策略師許長泰對記者表示,美聯儲7月降息25bp的概率仍非常大,「預計今年會降息兩次,但我們更傾向於認為這是一個『買保險』的策略,而後暫時停止,使得利率情況從中性偏緊調整為中性偏松」。

上周以來,人民幣處於謹慎升值狀態,美元/人民幣在6.8590~6.8950區間波動。隨着人民幣貶值預期回落,交易員反饋稱,中間價動用的逆周期因子顯著減小,CFETS(中國外匯交易中心)人民幣指數全周小幅回升,站穩93水平。多數機構認為,美元進入弱周期后,即使走弱幅度有限,仍可能使人民幣維持溫和升值行情。

本周一以來,離岸市場美元/人民幣各個期限的期權隱含波動率走低,其中一年期基準降至最低4.5左右,目前仍維持在該水平附近。外匯期權通常被用來度量市場情緒以及對匯率未來波動方向和幅度的預期,期權定價的關鍵是隱含波動率。一般而言,當市場對人民幣貶值預期下降或交易量較低的時候,隱含波動率傾向於下行。

值得注意的是,6月銀行代客結售匯逆差1314億元,創去年底以來最高,但機構認為,這主要原因是年中利潤分配、工資支付及暑期旅遊等季節性因素帶來購匯上升,結匯下降。此外,此前外部不確定性因素帶來市場悲觀預期,一定程度上也是結售匯逆差擴大的原因之一。從遠期結售匯來看,6月銀行代客遠期結匯簽約環比降近四成,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市場的這一預期。

7月16日,備受關注的美國零售銷售數據表明,二季度消費勢頭較為強勁。6月零售增長0.4%,核心零售增長0.7%,5月增幅上修至0.6%。這暗示二季度的消費者支出加速增長,有助於部分減輕企業投資疲弱對經濟的拖累,儘管1~3月零售增幅為一年來最低。

當前美國經濟數據仍然不俗,為了對未來的下行風險未雨綢繆,美聯儲降息的決心十分堅定,但早前貨幣市場對降息幅度過度定價,因此交易員擔憂,一旦降息幅度和持續性不及預期,可能會對做空美元的策略構成風險。

交易員靜候美聯儲降息落地之所以市場波動率低,除了交易員「放暑假」,部分投資機構也在觀望7月末的美聯儲議息會議。

今日关键词:黄子韬表白周杰伦